服务热线: 400-676-1551
网站公告:

    精神世界领悟生命的意义思索人生价值的灵感

    2017-08-28 11:04文章来源:http://www.m88888.com.cn/a/jishuzhichi/2017/0828/33.html

     我是一颗蒲公英的种子,谁也不知道我的快乐和悲伤,爸爸妈妈给我一把小伞,让我在风里浪里飘荡,飘荡………小姑娘
     
    的结局怎样?找到爸爸妈妈了吗?我一直想追寻,童年的我记住了电影《巴山夜雨》。少年时期,在《收获》上看过一部文学
     
    作品,也是讲巴山夜雨,人到中年的男人贫困潦倒困惑无助没有结局的结尾,使得我总丢不下他,巴山在哪里?那是一种怎样
     
    的生存环境?后来学过唐、李商隐的《夜雨寄北》:“君问归期未有期,巴山夜雨涨秋池,何当共剪西窗烛,却说巴山夜雨时
     
    ”这首诗似懂非懂很多年。百度“巴山夜雨”的成语指客居异地又逢夜雨缠绵的孤寂情景。巴山,我一直固执的认为是三峡两
     
    岸,从小到现在,它的格调在我心里就是淡淡的忧伤。精神世界领悟生命的意义思索人生价值的灵感
      
      毛主席1956年巡视南方,三次畅游长江后写下《水调歌头.游泳》:才饮长江水,又食武昌鱼……一桥飞架南北,天堑变通
     
    途,更立西江石壁,截断巫山云雨,高峡出平湖,神女应无恙,当今世界殊。三峡工程的大力倡导者林一山一直认为建国后三
     
    峡工程的最初提出者为毛主席,听过林一山关于长江的基本情况,洪灾成因以及除害兴利的种种设想汇报后,毛主席提出“那
     
    为什么不在这个口子上卡起来,毕其功于一役,就先修那个三峡工程怎么样?”1954年发生在长江中下游的特大洪水推动了三
     
    峡工程的论证,关于三峡工程可行性问题的争论随即展开,快速上马和反对快上的争论使得毛主席一时难下决断,主席做出搁
     
    置争议,积极准备,充分可靠后再上马的决定,这一搁置就是三十多年。80年代初,三峡工程再度提上日程,清华大学水利系
     
    教授黄万里从技术层面提出不同意见,黄河三门峡工程他是唯一提反对意见的专家,他指出三门峡必将淤塞,两年后,三门峡
     
    淤塞严重被迫改建,近40年后,黄万里接受记者采访,再次对三峡工程预言:不出十年,重庆港就会堵塞,为了上游航运,只
     
    有炸掉大坝,但两边是高峡,炸掉的东西从哪儿走?孙中山可以倡议,毛主席可以做诗,但我们技术人员是负有责任的。1994
     
    年,几十年的争论后,三峡工程终于正式开工,如果没有几十年的争论,在综合国力,技术理论不行,三门峡,葛洲坝仓促上
     
    马建设和运行中暴露的一系列问题,如果没有反对意见,只凭激情和梦想仓促上马修个半拉子三峡工程的后果将不堪设想。
     
    2009年,总工期长达17年的举世瞩目的三峡工程建成投入使用。在电视一次又一次的直播中,内心非常想去见识一下。
      
      2016年8月22号,我们一行102人浩浩荡荡来到湖北宜昌,先参观的是号称中国十大名瀑的三峡大瀑布,先得到消息这个瀑
     
    布竟然是人工瀑布,听了就觉得扫兴,江西明月山瀑布让我想起李白的“飞流直下三千尺,疑是银河落九天”。湘西芙蓉镇瀑
     
    布使我想起“大珠小珠落玉盘,嘈嘈切切错杂弹”。贵州黄果树瀑布使我想起丰沛的雨量和西游记里“你挑着担我牵着马”的
     
    歌曲。黄河壶口瀑布使我想起“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,奔流到海不复回,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,朝如青丝暮成雪”。也见
     
    过深圳东部华侨城的人工瀑布,它的动感和海的宁静交相辉映。三峡大瀑布又叫白果树瀑布,除了瀑布下穿越湿身留下一点记
     
    忆,其余的印象都不太好,卫生差,景点单一,比不过张家界金鞭溪的绝世风景,比不过湘西矮寨特大悬索桥旁的苗寨风景,
     
    先入为主的道听途说导致了对它的失望。
      
      23号,满心期待赶往三峡大坝,没进入景区就被换车,安检,享受了军事禁区的待遇,车渐渐在悬崖峭壁盘旋,旅游车高
     
    ,望着峭壁下的深渊,心跳到嗓子眼上,那些诗意的幻想,激情的潜藏,一古脑儿浓缩在对自然美的朝觐之中,此刻,无比执
     
    着,无比虔诚,对于中国人来说,三峡之美涵盖着文化,收伏着心灵,值得我们至少探寻一次,它,是自然的畅想,是美学的
     
    激荡,是文明的叠影,也是心灵的皈依。
      
      进到景区,乘三次电梯,我们来到最高的山顶,整座山都被水泥浇灌,在太阳的暴晒下,热气蒸腾,滚滚长江水变成一座
     
    平静的湖面,在太阳的暴晒下,也升腾起热气,山高,风吹不进来,又闷又热,参观变成了苦差事,此刻最想做的事就是躲到
     
    空调车里或者在车里走马观花,看不到开闸放水放沙,看不到水力发电,看到的只是水泥山坡,水泥堤坝,浑黄的静止的长江
     
    水,有位男同胞当场发作“比我们家门口的拦河大坝风景还差,别指望我来第二次”。匆匆互相留影,匆匆跑步飞也似的逃进
     
    空调车,说实在的,李冰修建的都江堰水利工程比它好看。
      
      下午,我们坐游轮游西陵峡,长江12345号游轮特别豪华,高达六七层,有游泳池,餐厅,舞厅,电脑房,铺上有品味的
     
    地毯,显得空调制冷效果特别好,听导游讲,这是专门接待外宾的,我们只是经过而已。“梦想成真之前,看上去总是那么遥
     
    不可及”,三峡梦,梦三峡,一梦梦了三十年,今天,我终于来了!山的巍峨,水的激流,行舟峡中的跌宕奇险,群山万壑,
     
    大江奔流,三峡自古以来就是诗的海洋,画的长廊,唐诗三百首中写长江的有54首,直接写三峡的有12首,西陵峡的秭归是屈
     
    原的故乡,李白曾三过三峡,留下“朝辞白帝彩云间,千里江陵一日还,两岸猿声啼不住,轻舟已过万重山”的名诗。杜甫在
     
    三峡夔州逗留两年多,留下“无边落木萧萧下,不尽长江滚滚来”的神来之笔。刘禹锡的《竹枝词》描绘三峡被千古传诵。还
     
    有陆游,白居易,李商隐,李贺,苏轼,黄庭坚,范成大……唐代诗人繁知一言:“行至巫山必有诗”。无数诗人从三峡走过
     
    ,留下了万千诗篇,而我们在吟诵这些诗篇中长大,我们的美感意识,,都
     
    可以归结于三峡的贡献。

    上一篇:虽已事过情迁但圆月依旧情怀依旧回忆

    下一篇:一个人静静的感受古人的豪情和移民的忧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