服务热线: 400-676-1551
网站公告:

    父亲是怎样相依为命度过那段艰难时光的

    2017-08-22 21:17文章来源:http://www.m88888.com.cn/a/guanyushibo/2017/0822/22.html

    记忆中的家乡美食(一)
      
      家乡之于每个人,不仅是生养了我们的地方,也是我们记忆和留恋的所在。虽然我在家乡的时间并不长,但对家乡的感情
     
    却很深,所以在我的文字里,很多篇幅都是写家乡的人和事。像今天这一篇,我就想专门写写记忆中的家乡美食。
      
      芝麻薄饼儿时的家乡还很贫困,青黄不接时填饱肚子都难,更别说美食了。我所说的美食,顶多算相对于粗茶淡饭来说的
     
    好吃的。芝麻薄饼是我记事后印象颇深的一种美食,薄薄的、脆脆的,至今回味起来仍唇齿留香。薄饼是父亲亲手做的,原料
     
    是白面和芝麻,把面粉和成糊状,加少许盐,放糖也可以,只是那时物资供应紧张,农村人买到糖不容易。锅烧热,抹一点油
     
    ,倒入面糊慢慢旋转炒锅,趁面饼还没完全成型,把芝麻均匀地撒上,烙一会儿就熟了,面饼很薄,也用不着翻个儿。那时候
     
    细粮很少,只有过年才能吃上一顿白面饺子,我能吃上这样的美食,是因为当时母亲刚刚去世,年幼的我不知死亡的含义,整
     
    天哭着要妈妈,父亲为了哄我,就想法儿做好吃的给我。我不知道父亲为了我舍了怎样的脸才弄到的白面和芝麻,只记得我一
     
    边抽噎一边站在旁边看父亲烟熏火燎地忙活,直到第一张薄饼出锅,我才止了哭。烙好的芝麻薄饼父亲一点也舍不得尝,都留
     
    着给我吃,好在我伤心时分散我的注意力。我毕竟是小孩子,有好吃的就暂时忘了其他,所以记忆中只有芝麻薄饼的香甜,几
     
    乎想不起我和。
      
      米豆腐米豆腐不是豆腐,而是一种粥,因其用了大豆、小米做主料,故得其名。我最怀念大娘做的米豆腐,乳白的豆瓣,
     
    金黄的小米,在大锅里用柴火慢慢熬得不稀不稠,里面再放几片碧绿的菜叶,怎一个色香味俱全。母亲去世后,我辗转于亲朋
     
    之间,偶尔回村住在大娘家,大娘为了让我吃好,就给我做平时舍不得吃的米豆腐。头一天晚上在煤油灯下,大娘一边跟我唠
     
    家常,一边一粒粒挑选黄豆,选好了用水泡上。第二天早上,往往是我一觉醒来,大娘已从地里干活回来,忙不迭地洗把脸,
     
    就开始忙活一家人的早饭。点上灶火慢慢温着水,在大锅上支起小石磨,倒入泡好的黄豆,摇动木质把手,奶白色的豆沫就顺
     
    着石磨缝隙流进锅里,夹杂些没有磨碎的豆瓣。做米豆腐需要一定技艺,加多少水、什么时候放小米、什么时候用什么火候都
     
    有讲究,火大了容易糊锅,熬不到时候也不好吃,要文火慢慢熬,熬得豆瓣酥烂、小米开花,最后停火了再加菜叶。锅盖掀起
     
    ,随着氤氲的蒸汽淡去,浓浓豆香混合着米香飘散开来,诱得我从厨房端碗到正屋的路上都忍不住顺着碗沿吸溜一口。平时一
     
    碗粥都喝不完的我,每次吃米豆腐都喝两大碗,撑得小肚肚滴流圆。长大了我出外上学、工作,但大娘知道我爱吃米豆腐,每
     
    次回家都给我做,直到前几年岁数大了做不动了。(待续)

    上一篇:生活美满期待有朝一日我们能再聚首

    下一篇:户籍舞台成为特定年龄段人们心中的记忆